当前位置: 红网 > 房产频道 > 正文

花200万买下的别墅 为何20年过去仍未能收楼?

2016-07-14 11:42:45 来源:大洋网 作者:申卉 苏俊杰 编辑:孟畅

  大洋网讯 萝岗颐年园曾经是上世纪90年代设立的公益养老工程。早在1996年,金伯就花了近200万元买下了其中一套养老别墅,打算以后安享晚年。没想到,20年过去,房子却依然没能入住。最近,这里已成一片建筑工地,还住进了建筑工人。开发商方面表示,将用两三个月对房子进行翻新,再谈收楼事宜。

  金伯买养老房20年,如今无法入住。这一切,都要从1996年他看到颐年园的广告开始说起。

  花181万元购得别墅

  1996年,金伯从中国澳门来到颐年园看房,别墅那时还没开建,但开发商一直劝他缴费。

  今年84岁的金伯出生在广州,后来到中国澳门工作。上世纪90年代中期,金伯快退休时,正所谓落叶归根,老人决定回到家乡广州养老。

  “当时看到了很多广告宣传,说那里是香雪风景区,环境好、有山有湖,还要打造老人村,建成集老年人居住、度假疗养、娱乐于一体的老年人乐园。”于是,金伯动心了。1996年,他专程从中国澳门回广州到颐年园看房,“那时候,已经看到不少别墅建起来了,但我还是觉得位置不够好,于是我挑了大湖旁边的地块,几乎是整个养老别墅区位置最好的。”

  金伯说,他挑选的别墅那时还没开建,但开发商一直劝他缴费。很快,他以181万元的价格购买了颐年园的一套在建别墅,一次性付清款项。“除了房款,还交了安保设施费、税款、花园定金等,差不多花了近200万元。”金伯说。

  开发商经过数度更替

本报1999年曾经就颐年园“烂尾”事件作报道。

  当初的广州穗高工程开发有限公司已变成广州市东正置业有限公司新组建的广州颐年园发展有限公司。

  刚买下养老房,金伯一有空就回广州参观施工现场、了解建设进度。他回忆说,工程开开停停,购房后大约两年,颐年园首期就建成了。

  “感觉很漂亮、很满意,真的是青山绿水,还种了很多荔枝老树。”说起当年盛景,金伯依然眉飞色舞。他亲手在自己崭新的别墅门外种下了一株番石榴树苗。“打算住进去之后,慢慢地打造自己的小花园。”

  按照合同,开发商应该在2001年6月28日前将房子交付给金伯。没想到,开发商却一直没有通知入住,也没提交付房子的事情,房产证也没了影。

  这时,金伯才听说,原来由于开发商资金不足,房子已经几经转手。如今的开发商从当初的广州穗高工程开发有限公司变成了广州市东正置业有限公司新组建的广州颐年园发展有限公司。同年8月,他又与新的开发商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当中约定将在2001年12月31日前交楼。

  官司缠身安居梦难圆

  2015年,金伯拿到仲裁费1.5万余元,但未拿到房子。

  让老人郁闷的是,尽管对方一直承诺会尽快办好房产证,但一期住宅由于历史原因没有大确权,不具备办证条件,未能交付房产。

  金伯委托律师向广州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裁决与广州颐年园发展有限公司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广州市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要求开发商向金伯按照同期银行固定资产贷款利率的1.2%支付逾期交房违约金,同时要求开发商继续履行合同,交付房屋并办理房产证,此外仲裁费同样由开发商承担。

  2010年8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执行裁定书。2015年,在萝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帮助下,金伯总算拿到了仲裁费1.5万余元。此时,距离裁决已过去了5年,距离购房也近20年了。

  回购价格未谈拢

  记者陪同金伯找到了开发商办公室。一名姓林的工作人员介绍,之前的确是历史遗留原因无法办房产证,之后双方又一直在打官司。

  林先生介绍,当法院要求执行仲裁后,开发商曾希望以800万元的价格回购金伯的别墅,但金伯却不同意,要求1200万元。经过法官调解建议为1000万元加上违约金赔偿,但开发商认为价格太高、无法接受,于是作罢。由于双方一直无法协调,今年年初,开发商同意继续交付房屋,办理房产证等手续。

  对此,金伯坦言,其实他更希望拿到房子,“只有把房子交给我,我拿到房产证了,我才能有主动权,不管我选择自己住,还是200万元卖了它,甚至捐了它,我都能自己决定。”在金伯看来,这套房子加上地段的价值也不止800万元。

  记者查阅相关报道称,如今房子所在的锦林山庄位于科学城板块,去年底推出的76套别墅组团“凡谷”,售价从1000多万元到四五千万元不等,当时就已经售出约一半。

  至于房产证的问题,林先生拿出一本荔园二路6号的房产证向金伯解释,目前房产证已经办下来了。但记者看到,房产证上权利人的名字仍是广州市东正置业有限公司。林先生解释,“现在大确权给了公司,只要金伯同意,就可以办理过户和房产证。”

  对于这样的解释,金伯却不满意,“收楼日期一拖再拖,现在房子依然破败不堪,还住满了建筑工人,要我怎么收楼?”面对金伯的质问,对方称,将用两三个月对房子进行翻新,双方再谈收楼事宜。

  12日,记者陪同金伯来到颐年园。道路两旁有大型购物广场和正在修建的地铁。这里已成为商品房,牌匾高悬“锦林山庄凡谷”几个大字,别墅的售价更是达上千万元。

  但走进小区中的颐年园,记者发现这里是一片工地。一座座极具现代感的别墅正在拔地而起,不少主体建筑已经基本完工。

  沿着泥泞的小路,金伯找到了自己当年买下的别墅,这栋红砖白墙的别墅如今锈迹斑斑,杂草丛生。房子里住着十多名在此修建新别墅的建筑工人。别墅上挂着荔园二路6号的路牌。

  看着当初在别墅旁种下的番石榴树已青葱挺拔,金伯叹了口气,“当年10元买的小树苗都这么大了,我却还没能住进来。”

  文/广州日报记者申卉 图/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