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房产频道 > 正文

《委托中介卖房,钱没拿到反惹官司》续:他们被同一伙坑了

2017-12-28 09:29:01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朱炎皇 编辑:孟畅

  毛女士委托湖南中环地产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环”)卖房。钱没拿到,却被买方以不履行合同为由起诉至法院(详见本报12月27日4版)。昨日,市民刘某金、小钟母女来到报社,她们反映自己也有过相同遭遇。

  看到报道,读者来报社诉说遭遇

  “这不就是我们的遭遇吗?!”昨日上午,小钟看到本报的报道后很是吃惊,“中环”“买方周先生和刘女士”“中介李先生”等字眼,一下勾起她的痛苦记忆。小钟把新闻给母亲刘某金看,母女俩觉得她们和毛女士“同是天涯沦落人”。

  昨日下午,刘某金、小钟母女来到报社,讲述了她们被坑的经历。2009年,刘某金和丈夫钟先生在岳麓区润芳园小区,为女儿小钟买了一套81.65平方米的商品房,当时小钟还在读高三。

  大学毕业后,小钟去了深圳工作,这套房子用不上。2016年初,刘某金和丈夫商量,决定卖掉。最初,他们把房屋出售信息挂在房产网上。几个月后,中环工作人员李强权(即此前报道中的李先生)联系了他们,称可以帮忙把房子“卖个好价钱”。

  故事情节雷同,中介和买主是同一人

  不久,中介说找好了买家,约双方面谈。2016年8月8日下午,在芙蓉区五一大道中天广场写字楼中环总部,刘某金和丈夫见到了买家刘彩云——也就是此前报道中的刘女士。刘彩云说,家里棚户区改造要拆迁,需要买一套房子自己住。

  刘某金开价36万元,刘彩云嫌贵假装要走。李强权将她拉回来,和另外几名中介一起劝刘某金优惠点。几番拉锯,房价降至33.68万元。接着,刘彩云称,丈夫杨先生(即此前报道中的周先生,当时以“小叔子”身份出现)是内蒙古人,她带着两个孩子,急需住房,但补偿款暂时下不来,可不可以先进房装修。

  刘某金和丈夫答应了刘彩云的请求,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这些内容也写进了补充协议。刘彩云付给中介3万元定金,几天后,她从钟先生手里拿到钥匙,进房草草装修了一番。

  两个多月过去,刘某金没有收到一分钱房款,她打电话问刘彩云、中介,他们说要拿到房款,就必须办理委托公证,即全权委托刘彩云办理房屋出售交易过户手续、收取售房款等。

  激起义愤,愿出庭作证人

  “我们不同意,她就威胁说要起诉我们,赔偿她双倍定金及装修费。”刘某金气愤地说,这跟毛女士的遭遇如出一辙。

  房价总共才33万多元,而双倍定金要6万元,再加上难以估价的装修费,刘某金觉得这么大的损失无法承受。去年10月17日,她跟随刘彩云、中介办理了委托公证。

  当天,刘某金收到了房款。事后,她得知真正的买家是一个益阳桃江人,对方支付了刘彩云50多万元。“刘彩云空手套白狼,一转手就赚了20多万元。”刘某金说,“这不是恶意炒房吗?”

  交易完成后,刘彩云立刻拉黑了买卖双方的微信。刘某金和家人看到毛女士的遭遇,他们觉得不能再让刘彩云、李强权之流坑人了,“我们想帮助毛女士,愿意出庭作证人。”

  部门建议

  搜集证据向市住建委行政执法局投诉

  昨日,根据受害人毛女士提供的信息,记者从网上搜到留有刘姐(刘彩云)、小周哥(周扬昌明)的姓名、联系方式的多套房源信息,房源多集中在望城区。记者以买房者的名义联系了刘彩云,她说:“房子卖光了。”记者表明身份后,讲述了毛女士、刘某金的遭遇,刘彩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然后说毛女士、刘某金所说都是“片面之词”,如果她们觉得她有问题,可以去法院告她。电话中,周扬昌明在一旁搭腔。当记者询问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时,对方挂断了电话。

  昨日下午,记者把相关情况反映至长沙市住建委房地产市场监管处。该处工作人员在中国房地产经纪人网查询后告诉记者,刘彩云、周扬昌明、李强权三人并无房地产经纪专业人员资质。

  今年9月26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监管的通知》出台。通知明确了相关部门职责,市发改委查处房地产经纪机构或人员对交易当事人隐瞒真实的房屋交易信息,低价收进高价卖(租)出房屋赚取差价构成价格违法等行为;市住建委查处房地产经纪机构或人员以隐瞒、欺诈、胁迫、贿赂等不正当手段招揽业务,诱骗消费者交易或者强制交易等行为;市公安局查处诈骗房地产交易或经营活动当事人钱财等行为。

  长沙市住建委房地产市场监管处工作人员建议,毛女士等受害人可搜集炒房者、中介胁迫卖房、价格欺诈等相关证据,向长沙市住建委行政执法局投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