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房产频道 > 正文

中介成推手?13城房租涨幅超20%

2018-08-21 09:30:58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 编辑:孟畅


  “追不上房价的你,能追上房租吗?”这可能是2018年夏天,最扎心的一问。是的,对于漂泊在外的城市年轻人来说,最近一段时间,全国热点城市房租的暴涨趋势,简直像是当代魔幻。

  据统计,过去一年,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涨幅最高的是成都,以30.98%的涨幅位列榜首。紧随其后的是深圳,涨幅高达29.68%,重庆、西安、天津、合肥等二线城市,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

  租金涨势之迅猛,令人咂舌。虽说房价暴涨已经带来很多社会问题,但相较而言,房租暴涨严重性可能更甚——买不起房的退路是租房,但如果连租都租不起了,这事儿真就大了。

  又逢暑期租房旺季。在一些热点城市,每年七八月份,租房需求大量释放都会将房租推至季节性“波峰”。然而,今年这一波房租涨势比往年更“凶猛”。记者近日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等城市调查了解到,伴随一些大型住房租赁企业加速布局扩张,部分地区出现机构为争夺房源哄抬租金、高价收房的现象,这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区域租金。

  住房租赁企业为争夺房源,已经打起了“价格战”

  根据链家旗下贝壳研究院数据,今年7月,一线城市中,深圳、北京、上海三地住房租金环比均上涨,涨幅分别为3.1%、2.4%、2.1%;二线城市中,南京、济南等地住房租金环比涨幅较为明显,分别为3.7%和2.4%。而据一些市场机构统计,今年7月部分热点城市热门区域房租同比涨幅已接近20%。记者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走访发现,住房租赁企业为争夺房源,已经打起了“价格战”,不少房源被他们收入“囊中”。

  “之前,小区有一套两居室,通过中介挂牌,业主报价每月租金7000元,一家租赁企业却最终以每月7800元的价格收房。” 在石景山区远洋山水小区附近的一家中介门店,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现在小区业主的胃口都吊起来了,哪家租赁企业出价高就给哪家。”

  在位于上海市松江区的松江大学城附近的星辰园小区,记者走访了解到,一套94平方米的两居室,业主直接挂牌出租的价格是每月4600元,而一家住房租赁企业管理的星辰园小区一套81平方米的两居室,每月租金却高达5130元。

  我爱我家指责自如抬高房价

  自如:我们拒绝“背锅”

  房租上涨的元凶是什么?我爱我家原副总裁胡景晖把矛头指向了资本大举进入的长租公寓运营商,“当资本大量进入长租公寓领域之后,是不是推高了租金价格?答案简单明了:是的。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被资本推动的所谓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超出市场租金20%到40%的价格拼命收房,完全破坏了真正的市场环境下的房屋租赁水平。”对于指责,自如近日发表声明说,不存在参与市场不良竞争、哄抬房价的行为,也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

  就在胡景晖将自如、蛋壳等长租公寓认定为哄抬住房租赁价格的主要“罪魁祸首”之前,一封指责中介推高房租的帖子就已受到舆论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事件缘起陈先生以网名“仙翩”在水木社区发布的一则著名帖子。该帖子称,“自家房子要出租,在天通苑,120平方米三居,心理预期是7500(元/月)很不错了。来了自如和蛋壳两帮人,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元,蛋壳急了,说,要比自如高300元,最后几轮过后蛋壳给到10800元每月。”

  对此,自如否认收录过天通苑西二区120平方米三居室的户型,并表示目前该区域同户型房源普租价格均在万元以上,自如曾按照市场价委托期4年、5年给出9000元左右两种报价,可见自如从未对该区域给出高于市场普租价格的租金。

  观察

  中介只是市场的工具

  房租上涨本质上是一个供给问题

  一二线城市房租上涨,是当下热议的民生话题。

  一个有趣的情况是,在房租涨价的同时,猪肉早已涨价。在我国的CPI统计中,房租占比为1.6%,相比之下,猪肉在CPI中的权重要大得多,权重为3.03%。如果猪肉价格上涨30%,几乎能影响到CPI一个点。但是,网络上几乎没有关于猪肉涨价的抱怨。

  当下中国,互联网上各个群体的声音大小是不一样的。对于发声能力更大的城市白领来说,基于他们的恩格尔系数,食品在他们的开支中占比不大,但房租却占比很大,所以房租涨价引发的他们的痛感远远大于猪肉,所以,网上的反映也更强烈。

  房租上涨的原因很多。比如,中介在签下房源之后,会投资进行标准化的翻新、装修,还提供了清洁服务,这些因素促使了房租上涨。但本质上,房租上涨,是一个供给问题。大范围整治群租房、拆隔断、清理违法建筑,减少了租赁房源,对供给造成不小的压力。这就意味着,租金肯定会涨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中介的一些做法也被认为推高了房租。

  中介的收费与房租有关,而且,现在中介不仅仅是信息中介,而是预先从房东手里买断了房源的租赁权,然后再向租房者收取房租,所以,中介在主观上当然希望价格高一些。不过,实际上,中介对房租的控制能力可能没有想象的大。

  与炒房不同,炒房客买房,相当于增加了需求,囤房相当于减少供给,相比房价快速上涨,几年内翻番,资金的利息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租房不同,空置成本很高,不能接受长空置。一套7000租金的房子,要付给房东6000元,空置两个月一年的利润就没有了。

  某种程度上,当下的房租上涨现象,是市场通过中介实现自身趋势,中介是市场的工具。 ■来源:新华社、澎湃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