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房产频道 > 正文

【湖韵湘风】专访浮石:经常纠结于随和与固执之间

2018-09-11 15:27:51 来源:红网 作者:戴丹 编辑:李雅婷

  【编者按】城市生长,文化焕新,国风流韵,墨舞湖湘。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是心灵的归属,是角逐未来的力量源泉。2018年9月,红网传媒、红网房产、中梁策划推出“湖韵湘风”系列报道,走近各行各业的文化艺术大师,以访谈形式来触摸湖湘的文化基因,发现身边的美好生活,发掘城市新生的力量。

  第一期,我们走近了《青瓷》的作者,著名作家、编剧、画家浮石先生,来听一听他眼中的湖湘风韵。

浮石

  红网时刻记者 戴丹 长沙报道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从大学教师,到千万富翁,再到阶下囚,他将大起大落的人生阅历和感悟写进了小说,成就了《青瓷》《红袖》和《皂香》。现在,他是畅销书作者、影视编剧、画家,同时也是浮石文创公司的品牌主理人。

  “湖南人让外地人觉得可敬可畏的地方,就是霸得蛮,固执,这里面其实有一种坚持的力量。虽然会有点不太开窍,但常常有舍身取仁之举,这种霸蛮对于个人的事业,会是一种成就。”在浮石的眼中,这种霸得蛮的性格在他本人身上也有所体现:“我自己经常纠结于随和与固执之间,遇事很难拿主意,一旦认准的事,又会不撞到南墙不回头。”

浮石画作

  浮石文创:将书画IP与商业IP相结合

  有人说,浮石搞的东西蛮多:做生意,写小说,编剧,画画,办展,现在还正做着一个电商平台……这位跨界玩得不亦乐乎的大忙人,最近又在干些什么呢?答案有些出人意料:浮石在卖酒。

  这酒怎么卖?办酒厂?做渠道经销商?开设品牌专卖店?是又不是。他生产酒、卖酒的念头十六年前就有了,这些想法在《青瓷》中的胡海洋身上早已作了艺术呈现。

  现在,浮石卖的其实是自己的文创IP——他将“浮石青瓷”注册成商标,再用文创的方式将酒进行精心包装,使其具备文化和艺术的内涵,然后以私人订制的方式出售,多批次、小批量,满足个人或者企业的个性化消费需求。

  著名画家黄永玉曾经给酒鬼酒设计过包装和命名,浮石认为二者是“互相成就”的关系,这也是他希望达到的目标:将个人的书画IP与商业IP进行结合,实现双赢。

  “其实不仅仅限于酒,还可以是茶叶,或者其他任何具备实用功能的产品,都可以把它变成一个有文化艺术气质的个性化的产品。这就是我们目前所作的工作。”浮石说,他想做出一个模板,一幅画怎么样能够成为一个文创产品,如果未来有书画家认可这种方式,而他们的作品也被市场认可,完全可以通过建立IP资源库的方式,建立一个书画家与企业、消费者的桥梁和纽带。“这是我们在商业上的一种构想。”

浮石画作

  书画一体,用写作的方式画画

  近几年来,浮石花了很多的时间在画画上,左手写字,右手画画,陆续有上百幅书画作品在全国的杂志上发表。

  “专业画家画人物、花鸟、山水,在技法上花大功夫,但那些不是我的追求。我在画一幅画之前,总是主题先行,先想好题款,再去组织绘画语言。”浮石说,自己的绘画作品,其实是文学、哲学、美术的结合,是在用写作的方式画画,与世界对话。

  “不是简单地为了画画而画画,我一定要有话可说。当我对一种社会现象,对人性的认识有了感悟,通过人们看得到的方式,如:具体的人物形象、画面上配的文字,来表现。”

  在他看来,绘画是一种很好的载体和工具,可以把文学、绘画艺术、商业三者结合起来,同时也顺应了碎片化的传播的时代特征。

  而对于自己现有的三种身份:作家、画家、商人,浮石说,前两种身份他是高度认可的。“小说这种载体,可以相对比较系统地表达对人性对社会的一些感悟,找到在情感上能够深度交流的受众。而画画,我认为它需要有思想,有情感,需要有一种理性的思考。我不想成为专业画家的原因是,他们可能只想把画在技法方面越来越成熟,或者在同行业中间树立起个性与地位,这种个性主要是通过绘画语言来表达的。而我的画,主要是表达思想情感,和理性的思考。所以在我的心目中,写书和画画完全是一体的,只是在成份上有所偏重而已。”

  他同时表示,自己并不排斥被人叫做生意人,“没什么不好的。当下这个社会,不管我们承认还是不承认,每一个成年人都希望自己的行为有价值,能够用来被交换。当然,如果我的小说作品和绘画作品,卖出的价钱能够让我的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我也是乐意让商人的身份离得远点的。”

浮石画作

  湖南人的娱乐精神可能是对“霸蛮”的修正

  在常德出生、在湘潭求学,在长沙生活了20年,浮石对于湖南有着深厚的感情,对湖南人的个性也有着深入的观察。

  “湖南人的性格中间,也有着矛盾的地方。都说湖南人具有娱乐精神,也可能是我们说到的霸蛮的修正,或者是一种拐弯,面对压力的自我调侃、释放与发泄。”

  他同时也剖析了这种“万事娱乐化”“极端娱乐化”特质的成因,“也可能跟商业的推动有关——最开始的歌厅文化,后来的影视文化,寻找某种商业文化的个性,形成气候之后被误认为是湖南人的性格。但到底是商业推广的成份多一点?还是骨子里的性格使然,值得探讨。”

浮石画作

  将文化融入建筑,可能只需要一个符号

  提到湖南的建筑,浮石直言不讳,个性化的东西很少,看不出所谓地域的特质。

  “所谓湖湘文化的气质,不应该是固化的,但是如果要按我个人的想法,不要把事情复杂化,有一句话叫大道至简,简单明快。模仿徽派建筑、苏式园林,或者复古某一个年代的东西,可能都不对,简单的直接的,能看出这个楼盘与另一个楼盘的不同,可能只需要某一个符号,就OK了。”

  浮石说,如果要将湖湘文化融入建筑,拿捏起来其实很有难度。但是,如果有某一个楼盘愿意做这种思考与探索,仍然是很有意义的。

  “可能一开始第一波的建筑达不到理想的状态,但是它有这样的思考力,有这样的一种探索精神,就是值得充分鼓励的。证明它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它愿意做精神层面的对接。有了这种想法,并且根据这种想法去实施,就一定会跟别的建筑不一样。”

浮石画作

  计划2019年将《青瓷》改编成电影

  在商海沉浮,对于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家而言,他个人的生活经历,会构成书的最主要的内容。“如果我从来没有做过拍卖,没有过03年到04年身陷囹圄的经历,也不一定会产生写作的原始的冲动,即便是要写小说,写的书也不一定是《青瓷》或者《红袖》,而是别的一种东西。”

  浮石表示,在文学上,他计划要完成四部小说:青、红、皂、白。目前《青瓷》《红袖》《皂香》均已出版,而第四部以“白”命名的小说却处于“休眠”的状态。

  “打算先放一放,主要是受两方面的因素影响,第一是因为从商对我的时间精力牵扯很大,第二,目前还没有找到把我的新的生活提炼出来的新的视角,我需要找到一个好的切入点。”

  在本次专访接近尾声之际,浮石还给广大热心的读者推荐了两本书。一本是《百年孤独》,另一本是《青瓷》。

  “《百年孤独》是对中国一大批作家影响很深的一本书,我看过很多遍。它以某个村庄为切入点,用魔幻主义的表达方式,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讲得非常混沌,厚重。”

  浮石说,社会也好,人也好,包括宇宙也好,其实充满着我们还未知晓的东西。我们以为了解了一个人,了解了一个事件,了解这个社会,其实了解的都是一些皮毛。而用“混沌”和“厚重”来形容这种状态,会比其他的词更加客观和准确。

  “人们对非黑即白的社会判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没有说一个事情一定是对的。可能你认为是对的,我认为截然相反,或者这段时间认为是对的,可能过一段时间又错了;或者对一种行为,完全可以从正反两方面找到一种合理的解释。这种力量非常真实,让你知道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氛围中间生存和生活。”

  对于自己的处女小说《《青瓷》,浮石也有着格外的偏爱。“因为当时写作的环境独特,且毫无功利性,反而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对现实生活的真实还原。”

  按照他的设想,2019年,除了计划将《红袖》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外,还计划将《青瓷》改编成电影。“当然,影视项目的落地很复杂,需要整合更多的社会资源,一边卖酒卖别的文创品,一边筹备影视项目,搞大路。”

9月24日,中秋团圆夜,红网携手中梁为益阳人民带来不一样的中秋盛宴,齐秦与您相约中梁·龙泉台产品发布会,为银城人民献上一场听觉盛宴。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