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年音乐周】浅谈中国严肃音乐的出路问题

来源:红网 作者:通讯员 罗成 编辑:孟畅 2019-01-10 11:26:11
时刻新闻
—分享—

题记:“碧桂园•2019湖南新年音乐周”已于元月7号晚在湖南音乐厅拉开帷幕。一连七场的高规格交响乐演出和讲座,吸引了众多市民的关注,同时也将严肃音乐的百姓普及问题再一次带回到舆论场。这里,我们邀请了多年严肃音乐从业者罗成,来谈谈她对这一问题的看法。

罗成,多年严肃音乐从业人员,上海音乐学院作曲专业硕士, 4岁学习钢琴,高中起开始学习作曲,为湖南省交响乐团等众多知名交响乐团体担任配器工作。其主要作品艺术歌曲《听雨》(2005),曾获2005年中央音乐学院“新世纪杯”中国艺术歌曲创作比赛三等奖(一等奖空缺),古诗词合唱歌曲《咏鹅》(2017)入选为上海市民合唱艺术节电视展演等。

历史悠久的中国孕育了特有的中国音乐,经历了五千年的中国音乐有过辉煌,也曾没落。纵观中国音乐历史的发展,中国古代音乐开始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先秦时期、汉唐时期和宋元明清时期。到了近现代,西方古典音乐、现代音乐及通俗音乐,包括来自世界各国各地区的音乐文化如潮水般涌入中国,使得中国文化在绚丽多彩而又变换无休的音乐浪潮中得到空前解放。随着现代化经济的发展,人民群众的物质精神生活水平得到了显著的提高,然而大众对于严肃音乐的接受程度仍然较低。严肃音乐能否有出路,是否能兴旺发达,关键在于国民文化素质与艺术修养水平的提高。

严肃音乐(Serious Music)或称艺术音乐(Art Music),指专业作曲家、歌唱家为了表达个人思想或达到某学术目的而创作和演绎的音乐,一般特点是非大众、非通俗,艺术性、学术性较强。创作者、演奏者、欣赏者都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与音乐素养。不难看出,此定位就注定带有很强的专业色彩。如何能让严肃音乐拥有一片广袤的天空,如何在现有状态下走出一条新的道路呢?严肃音乐如何摆脱一种“孤芳自赏”的窘境而走向人民大众呢?这是值得我们思考而沉重又严肃的问题。

普及大众,了解百姓需求

没有普及就没有提高,普及大众,了解百姓需求势在必行。严肃音乐发展到20世纪末时,一些大胆的严肃音乐人开始尝试接纳和吸收通俗音乐优势,用华丽的外衣重新粉墨登场并获得了满堂彩,严肃音乐出现了通俗化现象,在电影音乐、流行音乐、电视节目等各个领域获得成功。湖南卫视操刀的《我是歌手》、浙江卫视出品的《中国好声音》等类似的节目层出不穷,节目内容丰富,收视率猛增,又具可看性,同时音乐作品的创新有了显著提高,不再只是一味的流行、通俗,更多的是融合了专业作曲人士对严肃音乐在通俗流行中的平衡与大胆尝试。在老歌新编中,配器及选择乐器上都花了很多心思。如《我是歌手》半决赛中韩磊演唱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加入了西塔琴、胡笳朝爾、弗朗明哥吉他和手鼓等多种鲜为人知的冷门乐器。这些在以前只能在地方性区域见识到的东西如今被搬上荧幕,且观众反响非常热烈。由此可见,严肃音乐正慢慢开始普及,人们对音乐的认识也在逐渐提高。

创作作品要有民族特色

由于现代艺术与受众相对隔离,艺术家的地位十分被动,专业的、学术的艺术音乐创作,似乎成了写给“时间”和“业内人士”听的。没有好听与不好听的音乐;只有好的音乐与不好的音乐。是否经得起时间与实践的考验,是判断音乐好与不好的惟一标准。中国作曲家们要在创作作品中融入民族性格,因为中国作曲家创作的作品是为广大人民服务的,作品应体现出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和人文精神。因此,在当代音乐家的创作中应尽力运用中国民族特色的语言,使得广大人民听众在聆听作品时有亲切感、熟悉感、参与感,在心理上产生共鸣。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专业、国家一级作曲、原湖南省歌舞剧院创作室主任杨天解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谈道:“这几十年来我认为中国很多年轻作曲家不了解中国民族音乐的特质以及老百姓的需求,因此创作总是在崇洋媚外,照搬西方。西方文化背景和文化理念与中国大不相同,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文化内涵在全世界来说都可说是最高深的,我们的戏曲、民歌、民乐都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我们要静下心来去学习研究提炼推广,要在学好扎实的作曲技术四大件的同时,适当运用西方的现代技术手段,目的是“洋为中用”,但一味照搬就无法获得老百姓的认同。”由此可见,创作出具有民族性格特色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也拉近了作曲家与普通听众的距离,杨天解先生还表示:“人们需要什么,我就创作什么”。

好的音乐需要媒体的宣传推广

当前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传媒尤其是电视台要在导向上发挥作用,不要将过多精力用来宣传流行音乐。一部好的作品,需要广大媒体进行深入的宣传,否则会长伏案下,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价值也得不到肯定。当今商业化的模式中,严肃音乐得不到重视。首先全社会应予以充分重视,以国家一级乐团为首要推广宣传对象,加强一级乐团对世界的影响力,保持和提高团内自身艺术水准,打开国门,让国内主导乐团先走出去多宣传国内作品的影响力;其次,地方性乐团采取普及音乐的政策,旨在吸引当地百姓对通俗音乐的认识、理解和鉴赏力;组织宣讲团,聘请权威专家走进政府、高校、企业宣讲与介绍音乐。这一点,在地方性区域的乐团中已经悄然开始,如湖南省交响乐团,经常会组织一些演讲,带领团内人员走进各行各业中与老百姓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1.JPG

2.JPG

著名指挥家郑小瑛在湖南主讲的“音乐人生与俄罗斯音乐导赏”,听众异常火爆。

加强体制建设,提高全民族音乐文化素质

解放艺术生产力,充分推进各类严肃音乐的繁荣发展,确保音乐家们的生活条件和工作条件有较大的改善和提高,是我国音乐界面临的全新课题。促进音乐的发展,必须加强体制建设,最近几年,全国各大乐团已经开始实行体制改革,乐团实行竞争上岗和全员聘任制,充分调动了演职员工的创造性、积极性,也充分体现出了当下自由竞争的残酷性。但是从整体上看是乐观的,政府这样采取放手一搏的政策,也是希望看到当下音乐能得到多样性、多元化的发展,让音乐事业蓬勃向上。为了提高全民族音乐文化素质的发展,音乐教育就要“从娃娃抓起”。现代社会很多幼儿、小学生大多都参加了各类艺术培训班,10个里面就有一半学钢琴,琴童越来越多,这说明我国普及音乐的教育得到了体现,全民族音乐文化素质也在进一步提高。

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有体现社会发展的主流事物,推动事物发展的严肃文艺作品,音乐也不例外。那些趋时媚俗、哗众取宠,一时轰动的东西是不能长久存在的。严肃音乐是人类文明的宝贵结晶,它来自历史的长期积累与沉淀,是人们心里,在跨越了迷茫、彷徨、浮躁的侵扰之后,逐渐趋于冷静、理智和成熟的选择。增强严肃音乐在主流事物中的主导地位不宜操之过急,需要时间慢慢发展。社会的发展方向必然会走到一个需要且渴望严肃音乐的高度,事物是向前发展的,这个发展在不远的将来会予以实现。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房产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