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年音乐周】民国时期长沙音乐会,“文青”们一起唱李叔同的歌

来源:红网 作者:通讯员 向佳明 编辑:吴芳 2018-12-22 17:41:44
时刻新闻
—分享—

红网时刻12月22日讯(通讯员 向佳明)再有几天,碧桂园·2019湖南新年音乐会将在长沙开演。

与现在不同的是,100多年前,在长沙听到一场音乐会的机会并不多,大型管弦乐的公演更是凤毛麟角。

习惯了湘剧与花鼓戏的长沙老辈文青们,从站着看戏,到坐着看剧,从湘剧、花鼓戏到京剧、歌舞、音乐会,他们也在跟着时代和城市的变化,体验着不同的音乐场景。

从湘剧、花鼓戏到音乐会,一位老长沙文青的音乐修养史。

讲到音乐会的兴起,在长沙还是晚清的事。在晚清,流行于长沙大街小巷的还是独具地方特色的湘剧或者花鼓戏,戏曲班社在市内演出频繁,市民们听戏娱乐的地方也从草台、庙台、堂会,进而衍变为茶园式戏园以及现今的剧场剧院。

由此一批由商人们开设的戏园、剧院成为长沙文青们首先消遣娱乐的地方。

最亲民的是草台戏。在空坪隙地放上坎凳,上铺门板数块,三面缚草遮拦,即为草台。有的用木柱搭架,上铺木板,台约人高,周围三面用竹晒垫或布围起,台下为化妆室。夜晚用桐油火把,之后改用煤气灯,观众都是站在台下看戏。此类草台或土台,多为湘剧戏班和花鼓戏戏班使用。

后来的戏园、剧院都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的,1908年,一名沈姓商人在太平街开了一个宜春园演出湘剧,是湖南第一家湘剧戏园,戏园只卖茶,不售戏票。湘剧仁和班、春台班在此演出,每晚座无虚席。

目睹了宜春园的盛况,1910年,叶德辉在坡子街建立了“同春园”,设立了包厢、雅座,按不同等级售票,台上有了幕布,并从上海、苏州等地置办全新灯光。这种改变让同春园戏场迅速成为当时湘剧的第一大演出场所,据传当时“同春班”达到了300余人。到了民国初期,长沙的湘剧三大名园寿春园、景星园、湘春园均是茶园戏场。

到此时,长沙的老文青们还在咿咿呀呀的湘剧中沉湎,不曾听过什么管弦乐、音乐会的公演。五四后,新文化运动席卷全国,城市中学堂内都渐次流行起西式音乐来,尤其是1931年长沙中山路又一村巷内建起一座洋派的公众休闲设施——民众俱乐部(现长沙市青少年宫),现代西洋乐器的公演才在长沙首次拉开。

1].jpg

1958年又一村青少年宫大剧院旧照,前身为民众俱乐部,1938年长沙首次西方管弦乐公演在此上演。

2.jpg

1935年又一村民众俱乐部芸櫵亭,1938年长沙第一场大型管弦乐公演就在俱乐部大礼堂举行。

1938年,长沙又一村民众俱乐部举行了首次管弦乐大型公演。

与其他以营业为目的的剧院、戏园相比,作为公共娱乐设施的民众俱乐部无论从设施到公演的节目都更贴近现代人的新式生活。尤其对于老长沙文青来说,这里可以说是分享最新歌舞话剧,乃至书籍、电影、音乐的时髦之地。

民国时期长沙著名记者严怪愚就在《又一村民众俱乐部速记》一文中记述说,俱乐部分为跑马场、儿童图书馆、射箭场、健身庭、高尔夫球场、照相馆、大礼堂、电影院、川菜馆、民众浴堂、理发室等12部。

“每当夏秋之际,华灯初上时,全市的民众,小孩子们、老人们、青年们、中年们,男人挟了女人,女人吊了男人,一队队,一簇簇,络绎不绝地跑到这里来舒舒空气,喝喝茶,打打高尔夫,射射箭,吃吃川菜,总是日以万计,尤其是女人小姐多,老长沙人也叫民众俱乐部为‘女人陈列部’。”

抗战时期,民众俱乐部可以容纳1500人的大礼堂迎来了长沙民国期间第一场大型管弦乐队的公演,出演这次音乐会的乐团阵容之高在长沙近代史上都是不多见的。

1938年10月初,在武汉等地巡回演出颇受好评的励志社管弦乐队来到长沙,在民众俱乐部礼堂主办以募款购买寒衣捐赠前方将士为主旨的音乐晚会。这大约是长沙城内有史以来第一次面对公众举行的大型管弦乐公演,让听惯了传统戏剧长大的长沙人第一次面对面地接受西方经典音乐的洗礼。

在俱乐部礼堂内公演的管弦乐队集中了当时国内各方面优秀音乐人才,以周游欧洲回国的提琴圣手戴粹伦为队长,黄自的得意门生江定仙任指挥。队员有小提琴手王人艺、刘伟佐,中提琴黄源洛,大提琴手黄源澧,横笛劳景贤,伸缩喇叭方扬生,钢琴范继森、唐明汉等,阵容强大,技艺精湛,公演期间演奏了多首世界著名乐曲,这在长沙是前所未有的。

戴粹伦是民国著名的音乐家,指挥家。一九三七年获得了维也纳音乐院颁发的高级班演奏文凭,结束留学后立即回国加入上海工部局管弦乐队,并同时在励志社音乐组工作,指挥南京励志社管弦乐团,常往返于南京上海之间。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音专所有师生包括戴粹伦都积极参加音乐会演出并将所有收入全部捐给灾民。同年他带领了南京励志社管弦乐团巡回演出,途径汉口、常德、沅陵、长沙、桂林、芷江、贵阳,为支持抗战事业举行巡回公演。

此次在长沙的音乐公演是戴粹伦向西南转移乐队期间精心安排的音乐公演之一,对于曾未经历大型管弦乐团熏染的长沙文青而言简直是一场饕餮盛宴。

长沙本土音乐会上,听众听得落泪,手足发胀。

3.jpg

张曙,中国革命音乐家。1936年在长沙明德中学任音乐教师,参与发起了多场长沙本地最早的音乐会。

除了在市民集中的俱乐部大礼堂,小型的本土音乐会还时常发生在长沙城内的私宅内。

如1936年,著名革命音乐家张曙来明德中学任音乐教员,他在紫东园租了一所住宅,成立“紫东艺社”,与一些音乐家一起教唱抗日歌曲,有刘卧莲、黄源洛、翟翊等人参加,举行了多次音乐会。

1938年,张曙又与长沙其他中小学音乐教师80余人组成的被称为“异军突起”的长沙音乐合唱团,在长沙城内举行了多场小型的音乐会。张曙在紫东园的私宅也成为抗战时期长沙城内时常响起爱国歌声的地方。

严怪愚喜欢音乐,曾在回忆录中说自己平时听说有什么音乐会,九次就有十次要到场。他曾经参加了张曙组织的一次青年音乐会。他记述说,歌舞剧结束后,先是黄恩寿先生的独唱及刘已明先生的二胡独奏,接着便是张曙先生独唱《上山歌》与《西洋镜头歌》。《上山歌》是胡适先生的尝试诗,由赵元任先生谱曲的,歌词中有一种奋发勇为的精神,用张先生那种战鼓一样的歌喉唱了出来,听众听了,手足都有点胀。

张曙唱《西洋镜头歌》时,声音又是一种很怆凉的调子,怆凉中还富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唱得人仿佛是在很痛苦地笑,严怪愚在现场记下了这首歌词的歌词:

“望里头看来望里头张,单看这满街的灯火辉煌的亮。嘿!过来望里看!嘿!过来,望里张!嘿!十里洋场有九里荒,十个年青人有九个彷徨,卖刀的有力无处卖,出门人看你向何方。

望里头看来望里头瞧,单听这汽车的喇叭呜呜的叫,嘿!过来望里看。嘿!过来,望里瞧,十个姑娘有九个俏,十家买卖有九家萧条,有钱人有钱无处放,没钱人在风雨里飘摇。

望里看来望里瞅,单见这来来去去的天天有。嘿!过来望里看!嘿!过来望里瞅!嘿!要活命的就得自己救,十字街头,你切莫停留,再造起个新世界,嘿!望向前,凭着你自己的手。”

听众听到结尾那悲壮的歌声后,大部分已在用手巾擦拭眼泪了。

民国长沙学堂里除了爱国歌,还爱唱李叔同的歌。

抗战期间,活动在长沙的音乐人,除了张曙还有黎锦晖、陈啸空、邱望湘、郑其年、沈醉了、杨宗稷、顾梅羹、欧阳予倩等。这些音乐家创作了大量的爱国歌曲,有些郭沫若给他填词,有些则是老舍给填的词。如郭沫若填词,张曙作曲的《节约歌》《抗战周年纪念歌》,老舍填词,张曙作曲的《我们要报仇》《干!干!干》《丈夫去当兵》等,都是长沙各大校园组织救国音乐会上经常演唱的歌曲。

4.jpg

1939年民众俱乐部民众大礼堂。图为抗日宣传队在大礼堂前表演枪决汉奸汪精卫的活报剧。

抗战时期长沙城内亦成立了自己的音乐团体。如成立于1933年的大时代音乐社,社长魏开泰,成员有原大时代音乐社部分社友,还吸收了一些爱国学生。该社的社址就在戴粹伦举行管弦乐团公演的长沙市又一村民众俱乐部内,社团的日常活动就是组织练唱救亡歌曲,开展救国音乐会。

一些外地的音乐社团也曾来长沙演出,如1938年1月,山东省立戏校抗敌游行公演团来长沙演出新歌剧《岳飞》,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戏剧音乐宣传队在长沙育年会为负伤将士俱乐部举行了戏剧音乐演奏会,在长沙教育界得到一致好评。

西式音乐进入长沙普通民众的生活后,长沙各地的学堂也掀起了学习西方音乐的风潮,尤其是在国内抗战节节失利的情形下,简单通俗的新式音乐可以提高国民的斗志,常常出现在校园组织的音乐会上,李叔同创作的新式歌谣在长沙各个新式学堂也流传甚广,如《哀祖国》《春游》《送别》《忆儿时》《西湖》等,深受长沙文艺青年的喜爱。

而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目前长沙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交响乐团,碧桂园·2019年湖南新年音乐周上,新改制的长沙交响乐团将为湖南人民带来7场顶尖水准的交响乐演出。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房产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