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年音乐周】我的音乐故事——巴扬女孩黄越寒

来源:红网 作者:黄越寒 编辑:李雅婷 2019-01-07 10:23:21
时刻新闻
—分享—

??1.jpg

黄越寒:自幼师从湖南省著名手风琴演奏家郭伟湘,并取得了全国、全省多次比赛奖项的优异成绩。2011年考入天津音乐学院手风琴键盘系,师从罗汉教授,并在大学期间获得过多次霍纳杯手风琴比赛特等奖等奖项。毕业后参与下乡义务支教活动,并于2016年组建了药路山乐队。2016年加入“黑壳”室内乐团皮亚佐拉五重奏组。

接触古典音乐,准确的是说古典乐器,可以追溯到读幼儿园的时候了。每个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学习一门乐器,也不知道是为了能够有更多耐心还是为了能够陶冶情操,总之我和手风琴以及乐队的联系从那时候就开始了。

小时候觉得手风琴这个东西为什么这么沉啊!又得拉又得弹还看不见,为什么不像别人一样去学钢琴,不需要尴尬的面对观众就可以自己弹自己想弹的东西。刚开始学的时候琴还很小,左手的贝司只有8个键,说来也是挺有趣的,就算只有8个键也能有匹配的特别好听的曲子。在我6岁之前模糊的记忆里,记得最清楚的是练习的一首日本民谣《樱花》,我估计这首歌放在中国就是一首《茉莉花》吧。可能那时候从来没有听过日本这种异域风情比较强的歌,一直在琢磨为什么和平常听的歌不一样,觉得特别好听。基本上可以说这就是我幼儿时代对我影响最深的一首歌。家里来了客人,爸妈总会要我来一段,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有长辈到家里来看到我的手风琴都会很惊喜也很惊讶,当然每次我都会很骄傲的弹这首曲子,非常简单而且基本大家都听过。也可以说就是因为这首歌才让我勾起了对手风琴的兴趣。二度和四度音的搭配就算你没听过这首民谣也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这就是日本歌曲,当然这也是我对乐理以及乐队创作的始源。也就因为这首曲子让我在长辈们面前特别吃香,让我感觉到手风琴对他们来说好像有一种不同的意义,我才爱上了这个乐器,也对音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当然学习任何东西的过程都是很枯燥的,练习的瓶颈期遇上了我的青春期,简直就是水火不容。每天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之下练琴,真的一度都要放弃了。又有一首歌,让我觉得自己练习手风琴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不知道是专业老师对我太了解还是机缘巧合,拿到了一首《玛依拉》。因为母亲在新疆长大的缘故,对这首歌特别的钟爱。在我断断续续还没有把曲子弹完整的时候她就会在旋律的片段中哼着歌做着家务或者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让我觉得可能是这首歌让家里的氛围更加的温暖。我也一直记得这一首曲子可能是我在考大学之前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了,虽然民歌的曲调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这样的氛围是我回想起来都会笑的。

那时候不明白到底是对音乐的热爱还是逼不得已考上了音乐学院,但也就是从此之后,我才知道“弹琴”和“弹乐曲”有很大的区别。读大学之后听到的东西远远比之前的要多,让我感觉之前十几年仅仅是在用手指弹琴并不是在用心感受这些东西的魅力。

大一的时候,感觉技术不错,那就是最厉害的。可能专业老师也看出来了这一点,挑了一首李斯特的《钟》作为我的学期作业。可能很多人都听过钢琴版本的,手风琴其实也一样,难度绝不比钢琴的低。我能够完整的弹下来,可是总觉得并不好听,音没有问题节奏没有问题速度也没有问题,我把自己弹的东西录下来,感觉弹出来的曲子就是一只脱缰的疯马,毫无目的的向前跑。从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一个乐曲重要的并不是他的音符,是你弹它的时候你那时候的心情和感受。从此开始我才真正去了解一首乐曲,会去翻看作者和乐谱上那些我不认识的音乐术语,会去反复翻看不同演奏者对同一首乐曲不同的诠释,这时候我才觉得我爱上了这件乐器。

大三的时候学校开设了重奏课程,虽然不像交响乐团一样是不同的乐器,但是手风琴本身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乐器,能通过不同的变音器而尽量去达到不同乐器的音色。我们分组选到的是一首皮亚佐拉的《ESCUALO》和一首维瓦尔第四季组曲中的《冬》。一首从开始就非常的激进,让人真的能感觉到鲨鱼的凶猛,另外一首能让人感觉到冬天慢慢给你带来的寒意。在排练演出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么多的乐器一起演奏,但是也并没有让人感觉到非常吵非常突兀,作曲者是怎么样能让这些融合在一起,缺一不可且非常协调。

大学毕业之后,机缘巧合加入了两支乐队,一支愿景交响乐团的BLACK SHELL五重奏乐团,还有一支岳麓山脚下创建的药路山民谣乐队。两个不同的性格,就好像《ESCUALO》和《冬》一样。五重奏乐团主要是以皮亚佐拉的作品为主,当然也会去找合适我们的配置的乐曲来进行改编,通过每个乐器演奏的不同情绪来表达一首乐曲带给你的畅想空间。民谣乐队主要是以身边的生活为主,说的直白一点也就是更接地气,大家都能够欣赏都能够听得懂,用歌词能了解音乐里的故事。五重奏并不需要创作,但是需要长时间的磨合,作曲家把所有的音符都编的恰到好处,但是皮亚佐拉的手风琴需要有自由solo的部分,在排练演出过程中我也翻看过不同演奏者的不同solo版本,听起来并不和谐,但是与其他四个乐器相融合之后又是那么贴合。既然是即兴solo,每次演出演奏的不同那也是必然的。即兴solo也并不存在“错音”的这种错误,只在于你对这段音乐情感的表达,在这个旋律调性中间即兴发挥,任由你自己表达情感。可是民谣乐队就不同,在创作的过程中,需要反复推敲,毕竟没有模板,没有参考,只能根据歌词和主框架去填自己觉得合适和舒服的东西,可能你今天觉得这个旋律不错,过两天就感觉这个旋律并不是很合适。在五重奏里,只需要五个乐器互相的磨合,情感音量搭配,节奏快慢的掌控。当然每个人对音乐的理解不同,可能有的人觉得这个旋律不错,很特别,相反也必定有些人无法欣赏。

毕业了之后,经常会害怕自己不能再像读书的时候在大家都沉迷在音乐的氛围里感受自己的作品,所以经常会在深夜一个人的时候把门窗都关紧,打开一本巴赫二部创意曲集,从最简单但是最难弹好的曲子开始,学习中间的和声分布,怎么让一个曲子有不同的声部,整体听起来非常协调舒服,但是分开听每个声部又可以成为各自独立的旋律。音乐的创作是有趣的,每个阶段对他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感受回想起来也是有趣的,希望在自己和乐队创作演奏成长的过程中,还能继续有不同时期接触到的乐曲,或者自己编写出来的特别旋律给我带来不同却又很深刻的回忆和感受。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房产频道首页